网站首页
   
个人简历
   
作品
   
艺术评论
   
  相册
   
其他
   
 

一,吴震寰(以下简称吴)问:

林哥您好!作为一名中国油画家,从第一次考美院失败就放弃读书,直接投身职业画家行列,经历了圆明园时期,既而受邀出访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美术学院,您身上烙印了中国新一代画人所有几乎是传奇的经历,在国外漂泊十年,重新回到祖国,重新回到朋友们身边。我们很想了解您此刻的心情和感想?

 

林春岩(以下简称林)答:

我从小居住中关园,十几岁就在圆明园画风景写生.从日出到日落.1989年去澳大利亚,92年因母亲去世回国,圆明园已行成画家村.1998年回国,小堡村周边已有很多艺术家定居。从19892007四次回国目睹了艺术家在工作环境、绘画材料、创作风格等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令我震惊!

 

 

二,吴问:

十年国外漂泊是非凡经历,其中有什么特别让您难忘的经历吗?

 

林答:

这十八年我经历了访问,学习,打工,生子,分手,结婚等许多艰难的选择,对个人而言刻骨铭心,也是多数侨居海外的艺术家共同的经历。

 

 

三,吴问:

对您离开前的国内文艺环境和状况和您十年后回国后您所感知的您觉得有什么大改变吗?

 

林答:

和十几年前相比,艺术家的创作环境更加宽松,自由,艺术市场已基本形成。画家更加职业化,和澳洲没有太大区别。艺术家的艺术风格和个性已趋于成熟。

 

四,吴问:

作为艺坛知名“老”将,您对新起的画家,尤其是投身宋庄这一特定环境的年轻艺术家有了解吗?您对他们艺术创作、对生命、对社会、对人世的态度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林答:

整体来看宋庄年轻艺术家群体让我敬佩,应注意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少一点对“革命”的过多理解,对流行样式的盲目追求,思考绘画艺术对社会和人类进步应起的作用。艺术风格和现象的流行在绘画本身有特定的内涵,你去模仿它只是表面,应努力建立画家的个人绘画风格。

 

五,吴问:

我在您的画册上看到您特别放在封二的一句话:有些东西是与生俱来的,它就留在我的体内,会没完没了地组成“我自己”。

这句话很让我感动,我个人认为这几乎可以说是真正的揭示了真文艺家根本和他们创作奥秘的真言。我想更具体了解的是您认为什么样的绘画才是真正的绘画,什么样的画家才是真正的画家?您认为您自己画出了真正的绘画,是真正的艺术家吗?

 

林答:这是我的个人观点。我崇拜和欣赏那种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艺术家,艺术家创作的本能冲动是艺术产生的根源。作为艺术家不分真假,只分好坏。我认为好的艺术家是用生命来绘画的,是超前的。对人生和社会有所感悟,用自己的双眼和心灵感悟人生,表现社会。有美感,语言独特,观念新颖。

 

六,吴问:

同样被放在画册封二的另一句话是:我目前只认可“大写意”的油画,因为其中有中国传统绘画的因素,表现方式揉进了解中国绘画精神。纯写实的油画只是技法问题,还是西化的。

 

您用了个字眼说“目前”,我也留意到这是2000年印刷的画册,所以这也是2000年或2000年以前的观点,您现在还持这样的看法吗?如果您还持同样的看法,我很想了解您心目中所谓的“大写意”油画和“非大写意”的油画的根本区别。像毕加索,乃至康定斯基、波拉克、德库宁、塔尔埃斯以及基里柯、德尔沃、马格利特一类画家您对他们的定位是“大写意”的呢?是“非大写意”的呢?

 

林答:这句话现在看来不够全面,我认为意境是东方的精神,大写意是代表。我想东西壁画是写意的,写实无法标准,写意可以随心所欲。意境是画家创作时的一种心态,这只是我对绘画形式的一种偏爱,东西相碰,西向东,东向西。文化是调料,艺术家本身的天赋和本能是主料。艺术家的根本是创造。

 

吴问:

如果您认为他们是“大写意”的,那是不是也意味着“大写意”也是西画精神呢?

 

林答:我认为他们是随意的,有意无境。

 

吴问:

您说:“写实的油画只是技法问题”,我曾听过一位朋友说某美术学院的教授说:“凡是来美院读过书的学生都能画出达芬奇一样高度的绘画”。我自己的一位朋友也说:达的画是“行画”。您对这种论调有什么看法?您说写实油画只是技法问题,不知您认为什么样的油画是“写实的油画”呢?像达芬奇、米开郎基罗、拉斐尔、安格尔,以及伦勃朗、拉图尔、勃尔盖尔一类画家他们的作品是不是“写实的油画”呢?

 

林答:艺术作品是应该充满个性和灵气的,每个时代都有杰出的画家,展现了时代和个人的完美结合。达芬奇是大师,但只是模仿达芬奇绘画的人不是大师。

 

吴问:

您在说“写实的油画只是技法问题”问题时还强调了“而且是西化”的。我们民族也有工笔画,繁复不减西画古典绘画,您认为我们民族的工笔画算不算得是“写实的”呢?如果不是,您是怎样看待它,或说您会怎样类分它们呢?

 

林答:只是两种不同的绘画材料和不同的文化传统,形成的不同的风格和表现形式,但都达到了登峰造极。他们的目的是追求写真。

 

 

七,吴问:

 

我上面提及的话题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反映的是当下画人对传统艺术和当代艺术的态度,这是我关注关心的。个人而言,我认为这种言论是肤浅的。达芬奇是伟大的艺术家,他的画也是伟大的绘画。

 

我发现相当多数当下画人不喜欢传统大师的作品,有许许多多画家甚至不曾认真看过一两个传统大师的作品,这多少让我感觉吃惊。所谓无无源之水,无无本之木。我个人对传统的态度是恭敬的。当然,我也反对影子式尤其是奴婢式的遵从传统,我主张的是清醒又客观的学习、继承和创造。

 

对当代或是前卫一类创作的理解,我个人理解是新的传统(未来的传统)。即只有将来也能象现在被尊为传统的伟大艺术一样的当代(前卫)艺术才是真正的当代艺术。过去伟大的作品成了今天的我们的传统,今天的我们只有创作出能被未来尊为传统的作品才是真正当代前卫的作品。我个人是这样理解的,不知林哥是如何看待传统和所谓当代的呢?

 

林答:我同意你的观点.,中国当代画家几乎一夜间经历了“传统”,“当代”,“前卫“。我们需要时间。

 

 

八,吴问:

我个人认为生命如此寂寞也如此幸福,艺术也是。您是怎样看待生命和艺术的呢?您认为对于一个真正的艺术家,艺术只是他生命中如“命运”交响曲“不得不如此”主题式的必然部分吗?如果是,您认为这种“不得不如此”仅仅是一个艺术家自身的“不得不如此”,或是大而至于整个艺术史甚至是人类本在的一种焦虑与责任和光荣吗?

 

林答:生命如此短暂,绘画历史仿佛让我们看到了人类几千年的历程。绘画是生命的延续,我在绘画中表现了对未来的生命形式、人与自然的思考和忧虑。从社会来说,画家只是一个职业,是个人选择,从艺术家个体而言,一个新的形式和风格的形成是艺术家的责任。多种文化的冲击与流行样式是我的焦虑,一生献给绘画艺术是我的光荣。

 

 

 

 

九,吴问:

 

谢谢林哥!有许多问题想请教,但不便多打扰,这次访问就先谈到这里,林哥有什么话是我上面没有提到而林哥又想告诉我和我们的读者的吗?

 

林答:谢谢你的采访。

 

 

发布时间:2008-1
  E-mail:chunyanlin161@msn.com
Mobile:13810489468
Http://www.linchunyan.com